有一位導遊好友,曾跟我說了一個讓他「氣炸」的團員的故事──

那位團員是一位女士,跟著一個舞蹈班參團,還帶了一個初中年紀的兒子。

 
 

每到了一處,這位大媽級的女士就會發表她的「高見」──

「這個景點,比昨天的還醜!」她宣佈。

其他團友聽著。

「這餐飯,比昨天的還難吃!」她繼續說。

同團團友聽著,有人點了點頭,有人輕輕的搖搖頭,有人沒有反應。

「還好,昨晚住的旅館房間,比我以前參加的團還要新!」她繼續說。

同團仍聽著這位大媽說話。

「看來這位大媽,用很簡單的方式,形容了這幾天的所見所聞。」這位導遊朋友說。

聽得出來,導遊語帶「諷刺」。

畢竟這位導遊同時也是一位很愛寫作的旅遊部落客,非常會形容風景,很多讀者因為他所形容的美景而來參加他的旅行團。

而這次的團,這位大媽,幾乎每天都在為她體驗的所有事物「打成績」。她到了一個地方,只會批評這個地方是「好」是「壞」,好吃或難吃,美或不美,比昨天美,比昨天難吃……。其實,今天與昨天的行程實在無法比較,一個是山,一個是海,全部都是「無法比較」的。

這位導遊繼續說明──

「各位朋友,這裡的人愛跳舞,經常用長劍或短劍搭配舞步,在舞步中會加入對於大自然,尤其是樹木的一種崇拜……他們的舞步,和我們台灣常學的外國舞步很不一樣,事實上,流傳在這裡的舞步都有一位領舞者站在中間,由其他舞者圍成一個圈圈,領舞者帶著其他舞者一起跳得瘋狂…。」

這時候,同一個大媽說話了。

「那又怎樣?」她說:「我就是比較喜歡台灣,沒有很喜歡這裡!」

導遊瞪了那位大媽一眼,不理她,繼續講。

「我們來到這個廣場市集,看,現在只有早上六點,卻已經這麼多民眾聚集在此如此悠悠哉哉的吃早餐,」導遊說:「可見這裡的人,對於作息的態度,和我們台灣有點不一樣…。」

只見那位大媽又在嗆了。

「那又怎麼樣?這裡的早上就比較好嗎?一定是外面的月亮比較圓嗎?」她說。

導遊真的很不高興了。

「這位女士,」導遊說:「我並沒有在批評台灣,我沒有在打成績,我只是在形容,沒有對與錯,您可以不必這麼反應過度。」

只見大媽轉回頭,罵自己的小孩。

「你要繼續多念書,繼續得第一名,」這位大媽說:「不要像這個導遊,語無倫次,不知道自己在講什麼!」

這句話更是讓導遊氣炸了。

「這就是目前台灣典型的人。」這位導遊朋友與我說:「好像很挑剔、很愛評論,卻其實非常的膚淺。」

同樣身為父親的他也有感而發,台灣的「第一名文化」,尤其是上一輩的人,讓他們終其一生只會對眼前的事物評斷「好」與「壞」,無法輕輕鬆鬆笑看眼前事物,用客觀的描述,沒有好壞,沒有對錯的形容「它們」。

看到了一個新朋友,看到的只是「她比我美」、「她比我胖」。

吃到了一間新餐廳,唯一吐的出來的話就是「比某某餐廳好吃(或不好吃)」。

看到了一個新地方,看到的只是「這個地方比上次還要好玩(或還要不好玩)」。

大家已經無法「輕鬆觀察」,而是一定要「嚴肅打分數」────從小被打成績打到大,以後,一輩子,也要打別人成績。

這真是極膚淺的人生,從小一路「比較」到老,對身邊的事物評分了一百萬次以後,一生就這樣結束了…。

早一點悟到這點,才真的跳脫了這個世界的老鼠圈圈────人生沒有好壞,只有體驗。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在地球村美語補英文的我們三個女生,通過雅思考試囉!

sage458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